南夕

#我的毕业旅行

        用一种老到不能再老的开场白,很久以前。
        很久以前,我们会和每一个相遇的人说大呼着你好,在分别时低着眼帘说再见。相遇时像白鲸游上了蓝天,分别时如微风轻抚枝叶,有眷恋。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可能是从一个次暴雨冲刷后太阳射下第一道阳光开始,四季分明。是啊,四季从来都是分明的,只是那一刻后,有一颗心才感受到它。不明白是为什么。从此,相遇时只是微笑,分别时却是看天,看天上云卷云舒,看天上燕子滑翔;或是看地,还假装在心里嘀咕着什么,都只是掩饰,只是不敢看着前方。
         那天,我将要离开这座驿站。我对这里并非不留念,可是。。。把最爱的书带走,将窗边的小草种进盆里~带走,将挂在墙上的照片放进行囊。最后,环顾四周。有一个东西我想带走,却不迟迟不去回忆。我愣愣地看着窗外,听蝉鸣,看树叶摇曳。几声轻轻地敲门。门未开,不动,仍是伫立着。良久,无声,闭上眼,我仿佛听到了风吹过的声音。终于,另一边的有人说了声,再见。很轻很轻,或许并没有发生过。只是离去的脚步声匆匆,很清晰。
        秒针哒哒的转动,像一匹等待主人的马儿,嘚嘚的扣着地,提醒着驻足回望的流浪者。那一刻,只觉得心在哭泣,擦了擦眼睛,没有眼泪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其实我明白,我想带走的,只是现在,一些人一些事。可一旦决定离开,现在不能属于我的未来。这是代价,不是么?向往着远方的人们,有多少看见远方的模样,却都义无反顾,割断来时路。
         曾经闭着眼睛走了很久。时常再回首时估量着,或许,那件事情如果没有发生,我又会是另一个模样。苦笑。当时的自己也看见了现在,但还是选择以自己的方式陪着一个梦,不醒来,因为一醒来,梦会消散。很傻,却真实。
         你是否见过戴上铰链却还微笑的人?在人生的选择中,有种选择注定会被批判。但我不知道什么是妥协?什么又是坚守?
        现在,又是一个选择的路口,自由在挣扎着,扑动翅膀。
         我知道,心即使哭泣,但还在呼喊:不愿苟且。